梦朽SAMA

我是一只无情的鸽子,最会咕咕咕

致歉+贺礼

emmm,对不起很多小可爱,答应好的后续车因为自己的身体原因,然后就是开学,一只弧到现在,真的非常抱歉,也谢谢小可爱们的支持与不离不弃。

不过!国庆到了!我放假了!答应的车肯定会开好的!

另外 为了祝大家国庆快乐!老咸鱼 过气 梦朽特奉贺图一张,望大家不要嫌弃。

p1山糖   p2与山  p3糖浆!

祝大家国庆快乐!

(ps    配合山糖同人《救赎》食用更加哦!)

致歉

emmm,本来是说答应你们今天开车的,不过学校临时有事,我刚回家,所以发不了车了。明天一定补上,抱歉了!!!我明天一定不会鸽的!!!

【山糖】救赎(联文活动再补一篇)

ABO预警      架空         罪犯与山A×神父糖浆O

M市是一座沿海城市,每天火红的太阳会划过普蓝色的海面,照亮幽暗的夜空。海面上的波光终年不散,每当夏日清晨,打开窗户迎来的是铺面的海风,微带着海水的咸腥味。即使美丽,但隐藏在这风景之下的,确实一座鱼龙混杂的罪恶之城。
世界那么大,就像是一个调色盘,各式各样的人,每天都在扮演着各式各样的身份,干着各式各样的事。
“神自己的清晨,在他自己看来也是新奇的”【1】
糖浆身着宽大的袍子,清秀的面庞如同被上帝吻过,神圣的不容任何人的放肆,洁白的袍子如同天使的翅膀,在圣洁的教堂中用清脆的话语,带领教徒呢喃出一声声祷告。银制的东正教十字架在阳光的照耀下,闪着亮光。仿佛是一幅画一般,美丽而优雅。
身为神父的糖浆,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一位Omega。也很少有人知道,看似平时高高在上的神父,在私底下和朋友交谈是也是皮的压批。没有任何人知道糖浆的每次在发情期来临只是一次次的念着圣经,念着他的信仰。揉揉自己的蓝发,然后注射掉抑制剂。空留满屋清新的薄荷味,或许是给自己提神吧。
其实糖浆不喜欢自己神父的身份。每天都是高高在上,他要做的太多了,多到就像天空中数不尽的星星,有时想想,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能继续下去,可是在这个世界里,面对人心。他告诉自己,必须坚持下去。

“起支配作用的自私欲常常被误解为一个人投身人类事业的神圣热忱。”【二】
与山是个天才,这点从小是没有人否认的。他已经厌烦了个世界,从小因为自己的聪明。压力,权利,称赞,逼迫,谩骂伴随着他的成长。当父亲和母亲一次又一次的施加压力后,他突然感觉他累了,真的好累。他是一个天才,不可置否。但是当一个天才,走上了罪犯这条路上,也是没有人可以制止的。
天才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能力。黑发青年坐在沙发上,低着头看不清他的眼神。四周的气息充斥着凌厉,随后被他隐藏的很好,恍若无事发生。与山是一个Alpha,除去他的身份,大概是很多人心中的理想情人了。青柠檬味的信息素一直被他用的恰到好处,却从来不去触碰任何一个人,无论是死是活。死在他手底下的人没有痛苦,与山往往是一击致命。不知是最后的温柔与救赎,还是面对这些肮脏的灵魂的厌恶,没人知道。

其实与山是信仰东正教的,M市只有这一座东正教堂,但是他从没去过。似乎是怕,怕自己充斥着鲜血的双手,污染了这难得的圣洁。他仅仅是在礼拜之时,站在教堂门前,留下一串虔诚的祈祷,不知是为了他自己,还是那些灵魂。糖浆会有时注意到这个怪异的年轻人,他无法抗拒自己的好奇,尽管身为神父。
直到一次与山被警察追杀,他逃过一劫,却被子弹打中了手臂,跑着跑着与山莫名就笑了,想道原来天才也不是无所不能的。渐渐的,他跑到了熟悉的教堂前。糖浆听到门外的声音,他打开了门,看到了与山,明明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,明明知道会违背主的意图。但他掩饰不出他对他的关心与怜悯。趁着周围没有人,他把几近昏迷的与山扶回了他的房间。当给与山处理好伤口后,因为糖浆绑纱布生涩的手法,与山被疼的一激灵,最终是被醒了。他打量着眼前忙碌的人,因为糖浆在收拾,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他。这身打扮,与山很容易的猜出他的身份。

“神父先生,您貌似犯了两个严重的错误”与山挑眉轻笑着看着因为不经常出门而略显苍白的青年道。而糖浆并没有生气,反而挑衅般地说“这位先生,您的错误貌似比我严重一些呢。比较如果你死了,但我没死,一定会太棒了”还挺皮,“不会还请您明示,我错了什么”好气啊,还是要保持微笑。“第一,神父先生,想我这样的人您也敢往教堂里带,很有勇气呢。第二,您也样,会违背主的信任吧”没有让糖浆把话说出口,便在他耳边轻轻到“我叫与山,不知神父先生尊姓大名,看着我,难道不害怕吗”温热的呼吸打在糖浆耳后,酥酥麻麻的,两人的姿势十分暧昧,仿佛在低吟着浓情爱语。“我叫糖浆,还有……害怕?有些时候,生死全在一瞬之间。”躲开身后的青年,说道。

“爱情使人心的憧憬升华到至善之境。”【三】
后来,两人成了彼此唯一的朋友。没有身份的束缚,没有地位的悬殊,没有可悲的算计。他们无话不谈,却对一些事情闭口不谈,默契的仿佛是天生一对,仿佛他们彼此是另一个自己,两个人仿佛成为了彼此唯一的救赎。
记得糖浆的第一次没有抑制剂发情期,他们拥抱着,亲吻着彼此。仿佛是这个不堪的世界中弥留的瑰宝,空气中上柠檬和薄荷混合的味道,糖浆还是第一次知道,明明都是清凉的东西,还是会变得黏腻。那一夜,糖浆得到了与山永远的标记,他们疯狂着,彼此沉沦在名为爱情的深渊里。他们珍惜着,相互舔舐着对方千疮百孔的心灵。后来,与山开始渐渐的收手,仿佛他们过的是大部分普通人过的生活。
但罪恶不是那么轻易就被消除的,那天与山给糖浆发了条信息,他会再杀一个人,那个人只要死了,他的过去也就消失了。糖浆无话可说,他想去告诉他,他大可不必这样。但是没等他找到与山,与山给他发了一个地址,那是糖浆第一次那么失态,疯了一般的赶到哪里,在一条偏僻的公路,背后是一条狭长的山谷。与山告诉他,他最后要杀的人是他自己,一把手枪握在他的手中,闪着金属的光泽,没等糖浆反应。一句伴随着枪声的“再见”,震得糖浆耳膜生疼。他跑到路边,望着深深的峡谷,泪水不经意间夺眶而出,仿佛刹不住似的。

“我们的生命是天赋的,我们唯有献出生命,才能得到生命。”【四】
自从与山走后,糖浆又恢复了往日的神圣,却多了一层冰冷的外壳,他的朋友曾经为他担心过,却都被他打发回去了,久而久之,也就习惯了这样。
与山回来了,这天沉寂的教堂被人推开,糖浆背对着们,望着阳光对他说“您好,今天我们没有活动”没有听到回答,他正打算再复述一遍。“我回来了”这四个字仿佛在糖浆的脑海中爆炸,他太熟悉这个声音了,回过头那人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空气凝结住了,一度沉默。
此时,教堂的钟声响起。与山走过去抱住他,拿出一对戒指
“神父先生,如果我现在问你,你愿不愿意让这座教堂见证我们的婚礼,你的回答是什么?”
糖浆的脑袋一片空白,微有苦涩的海风划了尽量,吹乱他们的身影。片刻后,糖浆会心一笑,看着对面的男子,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END

【一】:出自泰戈尔的《飞鸟集》
【二】:出自埃·哈伯特
【三】:出自但丁
【四】:出自泰戈尔《飞鸟集》,这里还是要解释一下,这句话的意思是,与山只有杀死那个犯罪天才与山才有可能得到真正的救赎。他的那个身份死了后,才能和糖浆真正的生活,所以也算把糖浆从那种高高在上的身份中解脱出来,也算是彼此的救赎了。

【21:30】桥

柳哥生日快乐!!!!!

深夜,糖浆一个人漫步在街道上,来自八月的微风吹乱了糖浆的蓝发,如同被他朝思暮想的人揉过一样。走着走着就到了糖浆以前最喜欢的河上桥。仿佛回到了他和与山曾经一次次的从这座桥上走过,他们谈论着他们的所见所闻,或开心,或无奈,又或是感慨。而现在,终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当糖浆站在桥边上,他突然发现这条河原来那么漂亮。漆黑的夜空上是繁星点点,月光皎洁的惨淡,倒映在深邃的河水中,偶尔泛起一片涟漪。星光洒下,披上了粼粼波光。河中的水草隐匿在夜色之中,若隐若现的摆动着。河里的生物什么也看不见,原本清澈的水,开始变得神秘,就如同糖浆的眼眸从清澈变得复杂。糖浆怔怔的看着这条河,心里感叹道,这条河真美啊。
距离与山走了已经有半年了,这半年来,他们从来没有联系过。与山的直播间也关闭了,只是对他的粉丝承诺,最多一年,他会回来的。
糖浆永远也忘不掉与山的不告而别,什么也没说,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,只是留下了一句“我们不合适,希望你找到一个比我更爱你的人。”糖浆怎么样也想不到,与山真的就这么走了。他到现在还记得,与山走后的第一天,他看着家中的一切,仿佛还残存着与山的气息,他坐在椅子上茫然的望着天花板。
从那天开始,糖浆的眼里一点点多了许多感情,像一朵朵棉花揉搓在一起,不再清澈。

半年了,与山几乎每每在病房中望着美国的天空,清风拂过,未央之夜划过一颗流星,那是与山第一次见到流星,第一次许愿。他几乎是抑制不住的想打给糖浆,告诉他自己很快就能回去了。可是他突然有些害怕,当年的不告而别,应该是把糖浆伤的太深了。他太怕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恨他。他甚至无法想象糖浆会对他有怎样的想法。
还记得他刚得知他患上了很严重的病时,他第一次慌乱了,不是为了自己的生命,而是为了糖浆,为了那个干净纯粹的少年,他怕他伤心,怕他想不开,更怕他在自己面前痛哭,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的绝望。与山最终决定自己一个人出国治疗,因为风险的问题,他选择了与糖浆分手,到时候他要是发生不幸了,糖浆大概就不会知道了。而如果成功了,与山在心里默默发誓,他一定会再找回糖浆,和他重新一起漫步在那座桥上,一起开始新的生活,一起步入新婚的浪漫殿堂。
他会告诉自己和蓝发青年的粉丝,祝福也好谩骂也好,他要让他们知道,他们在一起了。

微微残破的木桌随着医生写字的动作微微颤抖。当糖浆拿着那张写着抑郁症的心理评估报告时,对医生说了句没事,无视了医生的劝告,离开了医院。没有丝毫的慌乱,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,眼中是藏不住的苦涩,不觉间露出了一个的笑容,他打开手机的短信,写下了一句话。

与山,我病了,你来看看我好吗?

修长的手指在发送键上犹豫了一下,最终是删除了这段话,闭上了眼叹口气,打了辆计程车打算回家开始直播,他既然已经失去与山了,他就不能再失去他可爱的粉丝了。希望他的粉丝在他走后不要太伤心,别难过,他会一直爱着他们的,希望他的粉丝们不要去为了他做傻事了。除了与山,糖浆最担心的就是他的粉丝们了,每一个都是正值美好时光的孩子,至于与山,糖浆或许是把所有的祝福都给了与山吧。

下播后,糖浆又一次来到了这座桥上,看着河面,糖浆释然的笑了,他太累了,他真的想休息了。
糖浆带着微笑,闭着他明亮的眼睛,纵身跃下。
这河真清澈,这个世界真美,希望我下辈子也能遇见这么美的地方。他想到
预想中河水的冰凉并没有到来,他诧异的回头,与山紧紧的拉住他的手,两个人就这么站着。伴着夜色,望着望着,糖浆感觉莫名的想哭,他的眼睛开始泛红,泪水藏不住似的,如同断线一般,划过脸庞。与山抱住了他,两人紧紧的感受着对方的心跳,对方的呼吸。终是忍不住的呜咽出声。
“我终于找到你了”与山说道。“傻子,让我等你那么久”糖浆几乎是沙哑着低声喊出这句话的。半晌后黑发青年拉着蓝发青年的手,十指紧紧的相扣,一起穿过桥,走回了家。
与山回来后,第一次重新打开熟悉的直播间,又是熟悉的界面,熟悉的游戏,还有……熟悉的人……

距与山回来已经又有半年了。今天他们一起来到了英国。明明刚才还在下雨,在婚礼开始的时候,奇迹般的停了,彩虹浮现。阳光洒满了整个教堂,台下的宾客都是面带着祝福的微笑,安静的聆听着两个人来之不易的感情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司仪问完了问题,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,等待着两人意料之中的回答。他们相视一笑。
“Yes , I  do.”两人说出这句话后,在众人的掌声与祝福之下,相拥,用唇静静的感受着对方,今天的主角,只有他们了。耀眼的阳光,被二人披在身上,留下一地金黄。

感谢世界,把我失去的你重新送回了我的身边。

END

【21:10】爱的相片

【山糖】爱的相片
今天与山和糖浆正式搬去新家,面对新家洁白的墙壁,似乎有些太单调了。他们公开恋情已经有一年了,粉丝们也是几乎都是支持他们,但也有一些取关的,一开始糖浆会有些介意是不是自己不该公开,不过与山让老白他们这些已经和自家cp腻歪习惯的主播开导了下糖浆,现在他们都已经看淡了。两个人当时也严肃的在直播间中声明,喜欢的人留下来静静的陪着他们,不要去吵架,不喜欢的不用留下,走就好了,不强求。与山甚至又开始了拧头主播的作风。
现在他们一起有了一个房子,是糖浆选的装修花式,粉丝们都在吐槽`与山你看看糖浆的审美,在看看你的’与山只是开玩笑的来了句,我再看也是我的,你们没有之类的话,又给了粉丝一大波狗粮。弹幕一群说再见取关的,而糖浆这时候来了句“我的心是属于粉丝的”云云。
无视了与山委屈的眼神,糖浆开始给墙壁上挂一些照片,来弥补单调的墙壁,在与山帮忙把算相框挂上去后,糖浆看着一张照片走了神,那是他们所有第五人格主播在一起线下活动的第一次合照,也是他和与山在一起后第一张照片。

不知道在何时,他对与山的感情早就不是普通朋友了呢,或许是第一次看他的视频,第一次听他的声音,第一次偷偷用小号窥屏他的直播,再或许是他们第一次一起游戏。已经不知道了呢……当他们真正在第五人格主播们的线下面基活动时,糖浆见到了与山,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,如同监管者来时一般的剧烈,糖浆就知道他走不掉了。面对老白和虚伪,瓦不管和甜瓜的调侃自己一定是受时,也是心不在焉的敷衍过去,老白看他似乎有心事,便打断了瓦不管还没说完的玩笑,帮糖浆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后又回去和虚伪他们聊天去了。和众人打完招呼,坐了下来和凝霜一句搭一句的聊天。直到与山和别人打完招呼过来,她和与山打了个眼神后借故去卫生间,与山坐到了糖浆面前,才使糖浆飘渺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曾经有过KY粉在糖浆的直播间里刷别的主播名字,顿时直播间里吵了起来,糖浆制止的时说过,你们在我的直播间刷没有关系,但不要在别人的直播间里刷他。糖浆宠粉的称号就是这么来的。所以毫不意外的,许多粉丝都认为糖浆有很多的朋友,普通朋友。

普通朋友是不可能的
与山对糖浆的第一印象是看到他的直播间有人刷糖浆的名字,他挺同情这个主播的,有那么多KY粉,估计给他招了不少黑。下播后他好奇的搜索着糖浆的名字,声音很好听,与山想到。而后听着一连串不带打哏的话语说出,与山突然觉得这个主播很有趣,默默的关注了他。谁知道糖浆已经先关住自己了与山的心中涌出了莫名其妙的兴奋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了什么。
再然后他通过凝霜慢慢的了解了糖浆,与山一直感觉他对待感情还是很理智的,但随着他了解渐渐深入,一起打打游戏连连麦。天知道他现在有多喜欢糖浆了,抑制不住的感情终将萌芽。他开始逐渐的和糖浆慢慢的从朋友变成死党,开始向找凝霜要一些主意。原本的面基活动,与山不打算参加,不过凝霜告诉他糖浆会去参加这次活动,与山也就去了。没人知道当与山看到糖浆的那一刻,他的眼中是几乎抑制不住的激动,而后发生的一切似乎是顺理成章的。

夜里的星星在闪烁着,深邃的夜空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。
他几乎是被与山拖到房间里,抵在门上亲吻着,直到彼此肺中的氧气快要消耗完,才念念不舍地松开了对方。
蓝发青年有些好笑地将白皙的手指轻轻抵在与山嘴唇上,看着他深邃的眸子打趣道,“急什么。”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慢慢地解起衬衣上的纽扣,但因为单手的缘故迟迟没能解开。与山将他抱起来,几乎是摔在了床上,虽然床很软,但也将糖浆摔了个够呛。
与山没多少耐心,他轻轻地将唇齿在糖浆脖颈处打转,双手解开了所有的纽扣后不安分的在略显消瘦的身躯上挑拨着。两个人一见如故的人,互相倾诉着爱恋,呢喃着爱的话语。与山的动作夹杂着对糖浆的感情,揉捏着对糖浆的希冀。
糖浆本就是不会掩饰自己的人,只是半眯着眼睛享受着与山的抚摸,在舒服的时候会用手勾住与山的脖子像是故意的一般在他耳边低喘。原本清澈的眼眸中蒙上了一层水雾,眼尾绯红。生理盐水随着快感落下。呻吟变得高亢,尾音沙哑。
他被体内的躁动折磨的全身泛红,只能无助的在情海狂潮中抓着唯一的支柱起起伏伏,他几乎是哭叫着迎来了这个晚上第一次的疯狂。
与山纤细的手指是他失控的开关,他抓着与山的肩膀,随着动作呻吟,哭喊,然后在被夺去主权的那一刻,全身剧烈颤抖着,却也不服输地迎合着他的动作。
他的身体陷在柔软的被子里,曲线优美的小腿随着动作微微抽搐。他伸手抓紧床单,却又在下一次猛烈的冲撞时无力地松开。与山的呼吸,一声声情话在糖浆的脑海中格外清楚。他无法压抑内心的快乐,这一天他等了太久了。
脑子乱成一团,只能本能的哭喊着,却又在空白期时怔怔地看着身上人,逐渐哑声,直至体力不支发不出音节。
他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只感觉到了体内炸开的微凉液体,然后是脖颈处烙下的炽热的吻,他就像一条离了水的鱼,喘息片刻终于没有了声音。

清理后与山看着糖浆的睡颜,身上是自己的痕迹,餍足的轻笑出声,动作轻柔的把糖浆揽入自己的怀里,一夜安好,繁星闪烁。
第二天凝霜不意外的看见与山拉着糖浆走出,而其他人则是一脸惊讶。厉害啊,与山,田川发出甜瓜的声音。但更多的是的一声声的祝福,以及一连串的掌声与调侃,而他们只是相视一笑,握紧了对方的手。最后不知道是谁提出了一张大合照,大家都同意了。
一张相片上,老白把头凑近了虚伪,虚伪笑的阳光,瓦不管这里用手揽住甜瓜,甜瓜一脸微微有些无奈,却没有打断。与山和糖浆站在大家中间,站位是大家美其名曰庆祝照,与山和糖浆的手紧紧的扣在一起,脸上笑的温暖,凝霜在旁边笑的仿佛终于把闺女嫁出去了一样,长喵揉着奈奈的头,无视了奈奈的眼神杀,让我们一起先为长喵上香吧。其他主播笑的开心,俨然是玩的开心的表现,拍完照后,长喵和豆腐一起感叹道,以后怕是要戴墨镜直播连麦了,豆腐在内心腹诽道,你和奈奈也够扎心的。
当糖浆和与山把照片发出去时,他们最终还是打算告诉了自己的粉丝。并且不约而同的配上了这样一句话。
谢谢大家,我们在一起了。

与山发现了糖浆看着这张照片出神,走过去拥抱住了糖浆,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,最后两人无视了直播间里的观众,交换了一个深沉的吻,直播间里直接炸开了锅。与山直接拿起手机关了直播,拉着糖浆走向了卧室。

至于与山最后到底说了些什么嘛,我们也就不得而知了。
END

跪求不打我

av27523390,大冒险失败后的糖浆天下第一,求轻喷QA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