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朽SAMA

我是一只无情的鸽子,最会咕咕咕

【21:10】爱的相片

【山糖】爱的相片
今天与山和糖浆正式搬去新家,面对新家洁白的墙壁,似乎有些太单调了。他们公开恋情已经有一年了,粉丝们也是几乎都是支持他们,但也有一些取关的,一开始糖浆会有些介意是不是自己不该公开,不过与山让老白他们这些已经和自家cp腻歪习惯的主播开导了下糖浆,现在他们都已经看淡了。两个人当时也严肃的在直播间中声明,喜欢的人留下来静静的陪着他们,不要去吵架,不喜欢的不用留下,走就好了,不强求。与山甚至又开始了拧头主播的作风。
现在他们一起有了一个房子,是糖浆选的装修花式,粉丝们都在吐槽`与山你看看糖浆的审美,在看看你的’与山只是开玩笑的来了句,我再看也是我的,你们没有之类的话,又给了粉丝一大波狗粮。弹幕一群说再见取关的,而糖浆这时候来了句“我的心是属于粉丝的”云云。
无视了与山委屈的眼神,糖浆开始给墙壁上挂一些照片,来弥补单调的墙壁,在与山帮忙把算相框挂上去后,糖浆看着一张照片走了神,那是他们所有第五人格主播在一起线下活动的第一次合照,也是他和与山在一起后第一张照片。

不知道在何时,他对与山的感情早就不是普通朋友了呢,或许是第一次看他的视频,第一次听他的声音,第一次偷偷用小号窥屏他的直播,再或许是他们第一次一起游戏。已经不知道了呢……当他们真正在第五人格主播们的线下面基活动时,糖浆见到了与山,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,如同监管者来时一般的剧烈,糖浆就知道他走不掉了。面对老白和虚伪,瓦不管和甜瓜的调侃自己一定是受时,也是心不在焉的敷衍过去,老白看他似乎有心事,便打断了瓦不管还没说完的玩笑,帮糖浆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后又回去和虚伪他们聊天去了。和众人打完招呼,坐了下来和凝霜一句搭一句的聊天。直到与山和别人打完招呼过来,她和与山打了个眼神后借故去卫生间,与山坐到了糖浆面前,才使糖浆飘渺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曾经有过KY粉在糖浆的直播间里刷别的主播名字,顿时直播间里吵了起来,糖浆制止的时说过,你们在我的直播间刷没有关系,但不要在别人的直播间里刷他。糖浆宠粉的称号就是这么来的。所以毫不意外的,许多粉丝都认为糖浆有很多的朋友,普通朋友。

普通朋友是不可能的
与山对糖浆的第一印象是看到他的直播间有人刷糖浆的名字,他挺同情这个主播的,有那么多KY粉,估计给他招了不少黑。下播后他好奇的搜索着糖浆的名字,声音很好听,与山想到。而后听着一连串不带打哏的话语说出,与山突然觉得这个主播很有趣,默默的关注了他。谁知道糖浆已经先关住自己了与山的心中涌出了莫名其妙的兴奋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了什么。
再然后他通过凝霜慢慢的了解了糖浆,与山一直感觉他对待感情还是很理智的,但随着他了解渐渐深入,一起打打游戏连连麦。天知道他现在有多喜欢糖浆了,抑制不住的感情终将萌芽。他开始逐渐的和糖浆慢慢的从朋友变成死党,开始向找凝霜要一些主意。原本的面基活动,与山不打算参加,不过凝霜告诉他糖浆会去参加这次活动,与山也就去了。没人知道当与山看到糖浆的那一刻,他的眼中是几乎抑制不住的激动,而后发生的一切似乎是顺理成章的。

夜里的星星在闪烁着,深邃的夜空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。
他几乎是被与山拖到房间里,抵在门上亲吻着,直到彼此肺中的氧气快要消耗完,才念念不舍地松开了对方。
蓝发青年有些好笑地将白皙的手指轻轻抵在与山嘴唇上,看着他深邃的眸子打趣道,“急什么。”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慢慢地解起衬衣上的纽扣,但因为单手的缘故迟迟没能解开。与山将他抱起来,几乎是摔在了床上,虽然床很软,但也将糖浆摔了个够呛。
与山没多少耐心,他轻轻地将唇齿在糖浆脖颈处打转,双手解开了所有的纽扣后不安分的在略显消瘦的身躯上挑拨着。两个人一见如故的人,互相倾诉着爱恋,呢喃着爱的话语。与山的动作夹杂着对糖浆的感情,揉捏着对糖浆的希冀。
糖浆本就是不会掩饰自己的人,只是半眯着眼睛享受着与山的抚摸,在舒服的时候会用手勾住与山的脖子像是故意的一般在他耳边低喘。原本清澈的眼眸中蒙上了一层水雾,眼尾绯红。生理盐水随着快感落下。呻吟变得高亢,尾音沙哑。
他被体内的躁动折磨的全身泛红,只能无助的在情海狂潮中抓着唯一的支柱起起伏伏,他几乎是哭叫着迎来了这个晚上第一次的疯狂。
与山纤细的手指是他失控的开关,他抓着与山的肩膀,随着动作呻吟,哭喊,然后在被夺去主权的那一刻,全身剧烈颤抖着,却也不服输地迎合着他的动作。
他的身体陷在柔软的被子里,曲线优美的小腿随着动作微微抽搐。他伸手抓紧床单,却又在下一次猛烈的冲撞时无力地松开。与山的呼吸,一声声情话在糖浆的脑海中格外清楚。他无法压抑内心的快乐,这一天他等了太久了。
脑子乱成一团,只能本能的哭喊着,却又在空白期时怔怔地看着身上人,逐渐哑声,直至体力不支发不出音节。
他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只感觉到了体内炸开的微凉液体,然后是脖颈处烙下的炽热的吻,他就像一条离了水的鱼,喘息片刻终于没有了声音。

清理后与山看着糖浆的睡颜,身上是自己的痕迹,餍足的轻笑出声,动作轻柔的把糖浆揽入自己的怀里,一夜安好,繁星闪烁。
第二天凝霜不意外的看见与山拉着糖浆走出,而其他人则是一脸惊讶。厉害啊,与山,田川发出甜瓜的声音。但更多的是的一声声的祝福,以及一连串的掌声与调侃,而他们只是相视一笑,握紧了对方的手。最后不知道是谁提出了一张大合照,大家都同意了。
一张相片上,老白把头凑近了虚伪,虚伪笑的阳光,瓦不管这里用手揽住甜瓜,甜瓜一脸微微有些无奈,却没有打断。与山和糖浆站在大家中间,站位是大家美其名曰庆祝照,与山和糖浆的手紧紧的扣在一起,脸上笑的温暖,凝霜在旁边笑的仿佛终于把闺女嫁出去了一样,长喵揉着奈奈的头,无视了奈奈的眼神杀,让我们一起先为长喵上香吧。其他主播笑的开心,俨然是玩的开心的表现,拍完照后,长喵和豆腐一起感叹道,以后怕是要戴墨镜直播连麦了,豆腐在内心腹诽道,你和奈奈也够扎心的。
当糖浆和与山把照片发出去时,他们最终还是打算告诉了自己的粉丝。并且不约而同的配上了这样一句话。
谢谢大家,我们在一起了。

与山发现了糖浆看着这张照片出神,走过去拥抱住了糖浆,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,最后两人无视了直播间里的观众,交换了一个深沉的吻,直播间里直接炸开了锅。与山直接拿起手机关了直播,拉着糖浆走向了卧室。

至于与山最后到底说了些什么嘛,我们也就不得而知了。
END

评论(13)
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