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朽SAMA

我是一只无情的鸽子,最会咕咕咕

【21:30】桥

柳哥生日快乐!!!!!

深夜,糖浆一个人漫步在街道上,来自八月的微风吹乱了糖浆的蓝发,如同被他朝思暮想的人揉过一样。走着走着就到了糖浆以前最喜欢的河上桥。仿佛回到了他和与山曾经一次次的从这座桥上走过,他们谈论着他们的所见所闻,或开心,或无奈,又或是感慨。而现在,终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当糖浆站在桥边上,他突然发现这条河原来那么漂亮。漆黑的夜空上是繁星点点,月光皎洁的惨淡,倒映在深邃的河水中,偶尔泛起一片涟漪。星光洒下,披上了粼粼波光。河中的水草隐匿在夜色之中,若隐若现的摆动着。河里的生物什么也看不见,原本清澈的水,开始变得神秘,就如同糖浆的眼眸从清澈变得复杂。糖浆怔怔的看着这条河,心里感叹道,这条河真美啊。
距离与山走了已经有半年了,这半年来,他们从来没有联系过。与山的直播间也关闭了,只是对他的粉丝承诺,最多一年,他会回来的。
糖浆永远也忘不掉与山的不告而别,什么也没说,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,只是留下了一句“我们不合适,希望你找到一个比我更爱你的人。”糖浆怎么样也想不到,与山真的就这么走了。他到现在还记得,与山走后的第一天,他看着家中的一切,仿佛还残存着与山的气息,他坐在椅子上茫然的望着天花板。
从那天开始,糖浆的眼里一点点多了许多感情,像一朵朵棉花揉搓在一起,不再清澈。

半年了,与山几乎每每在病房中望着美国的天空,清风拂过,未央之夜划过一颗流星,那是与山第一次见到流星,第一次许愿。他几乎是抑制不住的想打给糖浆,告诉他自己很快就能回去了。可是他突然有些害怕,当年的不告而别,应该是把糖浆伤的太深了。他太怕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恨他。他甚至无法想象糖浆会对他有怎样的想法。
还记得他刚得知他患上了很严重的病时,他第一次慌乱了,不是为了自己的生命,而是为了糖浆,为了那个干净纯粹的少年,他怕他伤心,怕他想不开,更怕他在自己面前痛哭,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的绝望。与山最终决定自己一个人出国治疗,因为风险的问题,他选择了与糖浆分手,到时候他要是发生不幸了,糖浆大概就不会知道了。而如果成功了,与山在心里默默发誓,他一定会再找回糖浆,和他重新一起漫步在那座桥上,一起开始新的生活,一起步入新婚的浪漫殿堂。
他会告诉自己和蓝发青年的粉丝,祝福也好谩骂也好,他要让他们知道,他们在一起了。

微微残破的木桌随着医生写字的动作微微颤抖。当糖浆拿着那张写着抑郁症的心理评估报告时,对医生说了句没事,无视了医生的劝告,离开了医院。没有丝毫的慌乱,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,眼中是藏不住的苦涩,不觉间露出了一个的笑容,他打开手机的短信,写下了一句话。

与山,我病了,你来看看我好吗?

修长的手指在发送键上犹豫了一下,最终是删除了这段话,闭上了眼叹口气,打了辆计程车打算回家开始直播,他既然已经失去与山了,他就不能再失去他可爱的粉丝了。希望他的粉丝在他走后不要太伤心,别难过,他会一直爱着他们的,希望他的粉丝们不要去为了他做傻事了。除了与山,糖浆最担心的就是他的粉丝们了,每一个都是正值美好时光的孩子,至于与山,糖浆或许是把所有的祝福都给了与山吧。

下播后,糖浆又一次来到了这座桥上,看着河面,糖浆释然的笑了,他太累了,他真的想休息了。
糖浆带着微笑,闭着他明亮的眼睛,纵身跃下。
这河真清澈,这个世界真美,希望我下辈子也能遇见这么美的地方。他想到
预想中河水的冰凉并没有到来,他诧异的回头,与山紧紧的拉住他的手,两个人就这么站着。伴着夜色,望着望着,糖浆感觉莫名的想哭,他的眼睛开始泛红,泪水藏不住似的,如同断线一般,划过脸庞。与山抱住了他,两人紧紧的感受着对方的心跳,对方的呼吸。终是忍不住的呜咽出声。
“我终于找到你了”与山说道。“傻子,让我等你那么久”糖浆几乎是沙哑着低声喊出这句话的。半晌后黑发青年拉着蓝发青年的手,十指紧紧的相扣,一起穿过桥,走回了家。
与山回来后,第一次重新打开熟悉的直播间,又是熟悉的界面,熟悉的游戏,还有……熟悉的人……

距与山回来已经又有半年了。今天他们一起来到了英国。明明刚才还在下雨,在婚礼开始的时候,奇迹般的停了,彩虹浮现。阳光洒满了整个教堂,台下的宾客都是面带着祝福的微笑,安静的聆听着两个人来之不易的感情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司仪问完了问题,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,等待着两人意料之中的回答。他们相视一笑。
“Yes , I  do.”两人说出这句话后,在众人的掌声与祝福之下,相拥,用唇静静的感受着对方,今天的主角,只有他们了。耀眼的阳光,被二人披在身上,留下一地金黄。

感谢世界,把我失去的你重新送回了我的身边。

END

评论(6)

热度(40)